极地小说网>修真仙侠 > 蔷薇越轨最新章节目录

蔷薇越轨

作    者:穗竹

动    作:加入书架,投推荐票,直达底部

最后更新:2024-06-18 18:11:06

最新章节:96 福利番外·这世上总会发生奇迹

手机阅读《蔷薇越轨》无弹窗纯文字全文免费阅读

■福利番外更新中/全文精修过,盗版内容不全■售后指路@穗竹耶,有男女主约稿全图,欢迎来玩!/下本《顶级偏爱》《蝴蝶鸢尾》文案在下方本文文案:·老房子着火/体面老男人发疯/寄养文学/火葬场在谢家寄住的那些年,倪薇备受照顾,也恪守本分不惹事。高考结束的暑假,她只身一人到新城,被谢家人千叮咛万嘱咐地安排到小叔家住。谢怀隽为人光风霁月,不苟言笑,年少时虽对她常有照拂,但倪薇总觉得他不好相处。那天她穿了双不合脚的鞋,鞋袜沾满泥泞,脚踝也挤得泛红。雨过天晴,谢怀隽让人买了双新鞋,鞋盒做踏板,亲自松好绑带放在她脚边。男人衬衫挺括,面色一如既往的疏冷,在她穿戴整齐后,微抬手臂,慢条斯理地牵她下车。握着质感极好的衬衫料子,再偏一分,是他宽厚温热的掌心。那时她莫名心生幻想。是不是,可以再近一点点。窗外飘雪,红酒洒落下渗,他阖眼凝神,如神像般静穆持重。在她近身时,他按着她的脚踝,低哑的声线偏冷:“记住,下不为例。”-在那之后,倪薇鲜少归家,也从未给家里打过一通电话。轿车停在一处楼盘下,谢怀隽见她与异性有说有笑地走出,心底竟生出一丝躁意。电话拨通的一瞬,他问她在做什么。倪薇只是停顿两秒,嗓音甜软:“谈恋爱呀。”再后来的逼仄隔间里,他的指腹擦过涔血的唇角,又一低头亲吻她耳边。一墙之外,是她的青梅竹马。热气拂耳,倪薇清晰听到他极轻的一声笑:“想跟别的男人?”“不如祈祷我死。”-养在身边那么久的女孩,他怎会拱手让人。【阅读指南】斯文败类daddy系老男人x明媚小太阳少女/甜度70%+酸度30%,不会很虐。寄住梗年上九岁,男主养老婆文学,成年前无任何接触,女主成年后男主才动情,偏慢热日常向。女主前期小作精,后期会成长,男主掌控欲很强,会发疯,有墙纸爱,介意慎入。男女主双处,不是处不守男德的男人已经被我脚刹了,只爱处男,只写处男,男主从头到脚童话向,身心只有女主一人。/所有文同理。2023/2/3已截图,二改2023/3/21,三改2023/11/5————下本接档《顶级偏爱》求收藏————【他超爱文学/先婚后爱养老婆/真香打脸/老房子着火/年龄差12】世人皆称贺氏掌权人眼高于顶,是不婚主义者,任何人在他那儿都犹过眼云烟,不值一提。但多年与桃色新闻无缘的他,却忽然宣布婚讯。京北落了雪,屋内炉火炽盛,温禾面见这位贺先生,耳听心受了各类互不干涉的要求。良久,温禾同意,低头啜茶若有所思:“所以,你会给我一个月几十万不等的零花钱,每天让专车司机接送我,一屋珠宝首饰也都归我,而且我还不用和你共睡一床,对吗?”不待他回应,温禾大方致谢:“谢谢老公。”贺徵朝想纠正,却莫名觉得这声“老公”有那么点顺耳。-再之后,贺徵朝几乎对她有求必应,但温禾却有些消受不了他的好。成婚不到半年,贺徵朝疑似出轨的消息不胫而走,温禾以为婚约将尽,提前收拾了行囊去找他。啪的一下,将平板按在桌上。贺徵朝微微沉气:“你再看看,这上面是我的名字吗?”温禾停顿,三指放大看眼名字:贺微照。还真不是。她正打算走,贺徵朝倏然问起:“抛开钱不谈,你难道就没有一点儿爱我?”“抛不了。”温禾秒答。“行。”贺徵朝认命似的点了点头,摘下眼镜细细端详她,忽而轻笑:“那就不抛,多花点。”“晚上睡我这儿,我教你怎么写我名儿。”温禾平静的面庞逐渐变得红润,秀眉蹙起:“这不好……”贺徵朝嗓音微沉:“不好什么?喊我三个月老公了连我名字都没记住,当我好糊弄?”京圈斯文儒雅老男人x双层意义的好睡菟丝花贺徵(zheng)朝x温禾/31x19————下下本接档《蝴蝶鸢尾》求收藏————【强取豪夺/年龄差9岁/男主蓄谋已久/表面墙纸爱,实则病名双向奔赴】祝鸢初次见到孟渡时,才刚结束成年礼。生日晚宴举办得声势浩大,无人知晓祝家已是一具空壳,但令所有人没想到的是,家道中落后,祝鸢被孟先生带走了。祝鸢永远忘不掉那天,孟渡谦卑的倾身站在祝老身边,承诺会悉心照料余生,直到她嫁给未婚夫。他领口系在最上方,却遮不住脖颈那道显眼的刀痕。祝鸢怕过,怯过,但他待她体贴入微,从未怠慢过。孟渡时常戴着金丝眼镜,发丝偏分,笑起来斯文儒雅,久而久之,祝鸢便觉得他是个好好先生。-再后来,未婚夫心系祝鸢,希望能早日订婚接走她。祝鸢也同意,转头向孟渡请愿,眉眼低垂:“小叔叔,谢谢你照顾我。”孟渡仍然温和,镜片下的眼底却不达笑意,只做抬手安抚,文质彬彬的倾身问:“小鸢想嫁人了,长大了,是吗?”祝鸢目光清明的望着他,不说话。直到订婚前夜,祝鸢坐在更衣室沙发上,无力反抗。孟渡脱下真皮手套,双眼弯起,轻叹带笑的探入裙底,柔声说:“你没有选择的余地,祝鸢。”“我等你很久了。”在他即将近身时,祝鸢抿唇,格外真诚的说:“小叔叔,我也等你好久了。”“你比他有钱,我觉得还是跟着你好。”-孟渡养了个小姑娘,娇弱可怜,孤苦无依。一开始带回家时,只为洗脱罪愆,履行承诺。也不知什么时候,他看向祝鸢的目光,逐渐变了味。直到后来他才知晓,这个小姑娘就没安分过。祝鸢x孟渡装纯小美人x港圈大佬